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nghuangniepan

平凡的女子 简单的活着

 
 
 
 
 
 

重庆市 万州区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平凡的女子,过着平凡的日子。喜欢文字,就象人要活着一样,不需要理由。不在意结果,我只享受过程。简单的快乐,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。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黄葛树 黄葛丫

2015-10-31 15:00:10 阅读124 评论2 312015/10 Oct31

    有多久,没有象现在这样,静静地,立于窗前,听窗外雨打树叶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是无声的。

    秋雨绵软,细润轻盈。风,把黄葛树的枯叶轻轻地吹落,河水又将它悄悄地带走。斜倚晚秋的门扉,就象是在看一副渐行渐远的风景。只是不知道,那个曾经在风景里出现的小姑娘,眼望着家门前那株古老的黄葛树叶枯叶落,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,就那样安静的坐着,坐成一幅安静的画。

    祖奶奶曾经告诉过她,最初是没有树的。他们那一代人来这里安家落户的时候,只有那座小石桥,还有家门前的这条小河。搭一个简易的窝棚,支一眼灶,燃起烟火就有了家的味道。在小河边上栽下这株细小的黄葛树,也就有了安身立命的根本。日子生根发芽,从此便期盼着能够开出美丽的花。

作者  | 2015-10-31 15:00:10 | 阅读(124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<录梦集>之七---------梦回“月光城”

2014-2-14 11:53:58 阅读108 评论1 142014/02 Feb14

 

梦回“月光城”

这是哪儿?

一条幽深而宁静的小巷,在微熏的晨光里,被绵长而细密的雨丝儿拉扯成一道歪歪扭扭的风景。就那么突兀兀的,出现在我面前。我不知道,那条并不规整的石块儿镶嵌的小路,会把自己带去哪儿。却象是冥冥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牵引着,牵引着我,走向一个神秘而遥远的未知。

天,还未大亮,这座古城象是才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,一切都还是朦朦胧胧的样子。脚踩着深深浅浅的石板路,清凉的雨丝儿扑面,带来一股神秘而厚重的远古气息。不经意间,早已置身古城之中。木质的楼宇一幛接一幢,古朴中透着浓郁的民族风情

作者  | 2014-2-14 11:53:58 | 阅读(108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老妈的手

2013-10-1 11:05:39 阅读65 评论0 12013/10 Oct1

 

 

牵着老妈的手,拾阶而上。

手心里的温暖,通过一层厚厚的有些硌人的老茧,蔓延至四肢百骸,直抵心间。莫名的感动伴随着眼里的温热,一时间竟然让自己有一些小小的不安和些微的慌乱。回望身后的老妈,腰身已不再挺拨。花白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零乱,满是皱纹的脸上依然是我熟悉的暖暖的笑。年近七旬,老妈真的已经老了!

老妈的手,就在我的手心里握着,安静、乖巧得象个孩子。指腹轻轻摩娑她那松树皮般的手掌,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皮包骨下枯树枝一样的骨节和筋脉。手感不是温软,略显生硬。指节粗大,小拇指变形有些弯曲。 指甲尖硬,象一小片铁似,可以划破人的肌肤。

作者  | 2013-10-1 11:05:39 | 阅读(6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录梦集》之三--------幻生

2013-9-5 11:42:12 阅读43 评论1 52013/09 Sept5

 

一闪念,真的只是一闪念。

两个一模一样的“我”就站在了面前。

这不是幻觉,我知道这是小说里提到活化物质的超能力。我没有来自几千年前的青铜树枝,那种能力却神奇般的出现在我的身上。因为潜意识里,我是相信人性分裂这回事的。

三人三角,鼎足而立。就连眼神和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,错愕,惊诧,疑惧,探究,甚至还带有一点点儿的恐慌。三张嘴脱口而出一句话:你是谁?

我是你?

你是我?

我是谁?

两个一模一样却又截然不同的“我”纠缠于这个问题,在我面前闹得不可开交。迷迷糊糊中差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。

始料未及。我把她们幻化出来,却没有

作者  | 2013-9-5 11:42:12 | 阅读(43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记忆中的老沙河

2013-9-4 11:33:01 阅读52 评论0 42013/09 Sept4

 

说起来不信,关于老沙河的记忆,居然是从儿时的一块水果糖开始的。

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吧,打小身子骨就弱的我生了一场大病,急坏了家里人。从来不管孩子的父亲,破天荒放下地里的活计,背着我风急火燎地赶到几公里外的沙河子,找一个叫“向歪嘴”的老中医。过程是怎样的,记忆里已经很模糊,基本想不起来了。但是父亲那张泥巴和着汗水的笑脸,以及那一声如释重负般沉沉的叹息,却让我记忆犹新。

父亲的背很宽,很厚,小小的我趴在上面就象趴在一张温暖舒适的大床上。温热、潮湿略微有些冲鼻的汗味,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欢喜。要知道,这样的待遇可是兄妹几个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呢!父亲腾出一只手,侧过身变戏法似的拿

作者  | 2013-9-4 11:33:01 | 阅读(5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随笔

2013-7-5 12:03:25 阅读103 评论4 52013/07 July5

 

天气阴沉,象是要下雨了。

天气预报昨晚有中到大雨,于是满心欢喜的期盼着雨后的清凉,结果等来的却是酷暑的失望。

我知道现实里不可能事事皆如人意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接不接受,它都会以其本来面目,赤裸裸呈现在你面前。那不是梦!

譬如:孩子的这次期末考试,实实在在地,考砸了!那几个代表成绩的数字,用他的话说,看着心都凉了大半截!

其实,这个结果早在意料之中。

自打女儿上了高中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学习状态和成绩就不是很理想。第一学期的时候以为是初中和高中之间的衔接和过渡出了问题,导致她不能很好很快地适应和融入高中生活。所以对于她的首考失利也就没怎么过分的放在心上,心想只要假以时日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和她促膝长谈,一起分析个中原因,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。她说自己已经很努力了,可成绩就是不见起色。知女莫若母,孩子的付出一点一滴我都看在眼里。

作者  | 2013-7-5 12:03:25 | 阅读(103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踏 春

2013-3-1 13:24:53 阅读96 评论5 12013/03 Mar1

 

 

每一天都是新的。

每一个春天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。

恍若从一个漫长而潮湿的睡梦中醒来,走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路。雾霾散尽,太阳露出脸来。促狭似的拉出躲在身后的春丫头,看它娇怯、羞涩而又有些慵懒的模样。一脸坏笑着把暖暖的阳光洒向大地。

那日骑车江南,看沿岸桃红柳绿樱花似雪,才恍然惊觉万物复苏,又是一年春来到。微闭双目享受那一刻温暖的时候,沉寂已久的心,蠢蠢欲动。

山,其实是有名儿的。一年里总有那么几次,要放下身上的负累,去登高远望。有时是冬,大雪纷飞。有时是夏,清风送爽。现在,是春。

残冬过后,林间树下,一片枯黄。人行其间,“嘁嚓”作响,不似松针的绵软,没有落叶的松散。有些断枝残杆,经过一个漫长冬季霜雪的侵凌,早已燃尽生命的色彩,变成一团焦黑。

作者  | 2013-3-1 13:24:53 | 阅读(96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岁末

2013-2-11 21:33:18 阅读113 评论2 112013/02 Feb11

 

岁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末

午夜,街头。

大红灯笼点燃了节日的喜庆。风卷落叶,漫天飞舞,带来淅淅沥沥的小雨,让人倍感秋的萧瑟与冬的冷寒。法国梧桐静默风雨,枝头枯叶凋零。包裹枝杆的霓虹灯,闪烁着五彩的光芒。它们,能否给它带去一丝丝温暖?

街面湿滑,有些清冷。零星的几个路人,拖着疲惫的身影和一身酒气,摇摇晃晃与我擦肩而过。几句含混不清的话语,飘来他们意犹未尽的一声叹息。不远处,通宵营业的夜市摊点,掌勺师傅被笼罩在腾腾热气里,看不清容颜。烧烤炉前的老板娘,脸上依然挂着熟悉、亲切、热情而又疲倦的微笑,招揽着为数不多的过往行人。几张小矮桌一字排开,几碟小菜、几瓶小酒,三两朋友团团而坐。美美的喝上几口,再来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条。真正是暖心暖肺又暖胃,那叫一个美啊!

打开手机,看到几条未读短信。捎来的是朋友关心的问候,和早到的新春祝福。心里顿觉暖洋洋的,被小小的幸福盈满。不觉微微一笑,乐上心来。愿他们今夜做个好梦吧,明日会是一个艳阳天。呵呵!

作者  | 2013-2-11 21:33:18 | 阅读(113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阿 霞

2012-12-10 11:53:40 阅读100 评论2 102012/12 Dec10

 

初识阿霞,年方二八。

圆脸,大眼,笑起来双颊一对浅浅的酒涡,可爱至极。乖巧、嘴儿甜,叫一声姐姐能甜到你心窝子里去。

就象一缕风,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,悄无声息融进了我的生活。

阿霞,来自花屋。我心生向往,以为四季鲜花不败,定是个美丽非常的地方。她却说那里只有草和树,还有一块很大很大的石板坡。因为地处高寒,一到冬天就霜雪不断,猫狗都不敢不出门。中学毕业,阿霞没能继续上高中,就在舅舅的帮助下来到这座城市,进了教委下属的一个文印部门,做了一名打字员。

作者  | 2012-12-10 11:53:40 | 阅读(100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那 只 鸟

2012-6-3 10:11:00 阅读143 评论2 32012/06 June3

 

那只鸟,是被钓上来的。

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。

鱼饵挂在鱼钩上,鱼线甩出去,落在池塘的一个角落里。它就这样乖乖的落在了我的手里。

手里握着一团温热,我能感觉小小身体里一颗小小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。禀住呼吸,捧到耳边细细地听,“怦怦怦怦”,极细,极轻,如丝,如缕,象雨落湖面,又似指拨琴弦。一身翠色的羽毛,有着锦缎的质感。细腻、丝滑,闪着银光。绿豆般大小的眼睛,黑盈盈的被两抹浅淡的黄遮掩着。惊惶、恐惧、茫然,我还读出一丝戒备!黑红的尖噱泛着琥珀的光泽。一双纤足绻在腹下,象两朵将开未开的丝菊。

作者  | 2012-6-3 10:11:00 | 阅读(143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登录  
 加关注